小手牵大包

念念不忘时光里,痴痴迷恋人间你。

人间喜剧【手增】


;——;被屏蔽重发
;——;格式乱了重发




“为什么会选择我?”增田放下访谈手越的杂志问正在洗衣服的手越,“是因为tegoshi不喜欢被婚姻约束吗?”

*和增田贵久成为相方10年,和增田贵久同居两年。

成为相方这么久,最初的羞涩和热情也慢慢退去,也不再在访谈中提起对方对自己的重要性。

十几岁的时候,在处处生疏的公司里突然拥有了一起唱歌一起工作一起活动的相方,两人对于彼此来说都是特殊的,手越佑也像恋爱了一样爱在节目中谈起增田贵久。

“那个人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呢,在NEWS里。”

总是微笑着,笑容像柔软的棉花糖一样。

永远会鼓励我,在我冷场的时候。

是无比温柔的前辈。

想要依赖的人。

那个时候的增田贵久留着一头柔顺的长发,穿着松松垮垮的裤子,在公司里努力练着舞步。无论是柔情的,帅气的,那在自己眼前舞动的美好的少年的身体,手越统统都喜欢。

他知道增田在成为他相方之前和西给关系最好,增田脑回路奇特性格略偏执,西给性格温和如兔总能宠着增田,两人如胶似漆无话不说。组成テゴマス后,手越幼稚的把增田牢牢的绑住了,要求增田和自己一起吃饭一起跳舞一起弹吉他,每次增田看着自己的时候,琥珀色的眼眸中映出稚气黑发少年的脸庞,他有一种把增田从别人那里抢到手中的成就感。

这大概就是年少时候的友情,费尽心思的宣称对方属于自己。


一开始他迷恋增田的帅气,增田比他先入社五年,是个事事都懂的前辈。后来他发现增田似乎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无所不能,他怕虫,怕黑,怕高,不敢摸鱼,洁癖,喜欢漂亮衣服,龟毛得像个女生。娃娃脸却又一身肌肉,傻气偏执。

除了执拗的性格之外,和他几乎是完全相反的人。

两个人总是有分歧,在吵吵闹闹当中慢慢长大,他不确定增田对他是否有超越同事或者朋友的感情,也分不清那些亲昵到底是公司的设定还是增田对他特殊的温柔……也许只是一贯的温柔,那个人对所有后辈都是关心体贴的,而自己恰好是后辈中的一员。

或许世间没有他们这样完全不相似又各自mypace的相方,他们没法把彼此磨合成同样的形状,却又暧昧的以テゴマス活动着。

手越曾好奇看过饭们写的同人小说,原来在饭的眼里除了テゴマス和コヤシゲ两对官配,还有コヤテゴ之类的邪教。他不喜欢增田和其他门把的配对,尽管他不得不从内心承认,小山和西给更适合增田。

知道增田心情不好约门把喝酒,而自己在遥远的足球合宿不能赶回去,手越无比烦躁的狠狠把球一次一次射进门里,直到累得躺在地上,一连开七场con都不会累的自己,难得这样精疲力尽。


他庆幸团里有小山和西给,他们和增田总是契合的那样恰到好处,中和着テゴマス之间尴尬的气氛。

每次增田需要安慰的时候他都那么碰巧不在他身边,他只能在遥远的地方在脑海中描绘增田的脸颊。massu的小脸软软的,肉肉的,轻轻一戳,就扁着嘴流泪了。

他好想把那样的增田紧紧拥入怀中。massu是需要疼爱的性格,与他的外表正好相反,他总是傻愣愣的不知道撒娇讨糖,他很少说话,那些关注,那些焦点,那些关心,手越知道只要多活跃就可以轻松得到,然而大家发言时增田总是默默地站在旁边,笑容也是淡淡的。

テゴマス已经有许久没有活动了,手越觉得这样也好,尽管对工作再投入,和增田独处的时候他只会词穷。

他对增田的那种异样的感情,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从第一眼看到massu温暖的笑容,他就觉得如沐春风。massu与他几乎完全错开的pace,有着强大的引力,深深的吸引着他。

世界上竟然有那样甜甜的男子。连他冲自己发的脾气都是甜腻的。

手越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,那么为什么这段暗恋就像柠檬一样酸楚,爱上自己的同事,还是自己的相方。天时地利人和他统统都占了个遍,可是他却笃定增田不会爱上自己。

原因很简单,增田他是个直男。

手越佑也曾经也是直的,这不是因为喜欢上他所以弯了嘛。

苦恼的手越佑也约上团妈小山庆一郎去喝酒谈心,只顾着一个人喝闷酒的手越没过多久就喝得醉了,拉着小山的手哭哭啼啼地说自己暗恋不易,撩增田好多次都没有反应,性别相同不能相爱,增田他好像特别偏爱西给……

小山无奈的看着怀里已经烂醉的为情所困的手喵,干脆打电话把增田叫了过来。


第二天手越在极度的神清气爽中醒过来,完全不像前一晚喝得烂醉的样子。在床上赖了一会儿,手越突然意识到房间不像自己的房间,被子不像自己的被子,自己的身边好像还躺着什么东西。

回头一看,熟悉的红发映入眼帘,手越顿时觉得千万朵烟花在心里炸开。轻轻掀开被子,增田白皙的皮肤上留着鲜艳的wen heng 和齿印,再掀开被子一看,增田的身上还留着不少bai zhuo。增田本来就丰满的嘴唇被咬得红红肿肿的,手越忍不住再次含住了那两瓣嘴唇,舌头顶开牙齿,轻轻地吮吸着massu的bero。

手越感动泪目,醉酒后的自己真是神力,竟然顺利推倒了massu。

在手喵的左亲右亲下增田很快醒了过来,两人尴尬对视。

还是增田先打破僵局:“我们都是男人没关系的。”

“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对你负责吧(>人<;)”手越紧紧抓住增田的手,“我知道我那么大你一定很痛吧,对不起你是第一次吧,还能站起来吗,我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增田的嘴略微抽了抽:“没关系,昨晚不太痛。”

准备下床收拾扔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的增田,腿一软跪在了床边。

手越连忙把增田扶上了床。

“你去把衣服洗了,地板整理干净,然后给我放洗澡水。”增田捂在被子里闷闷的说。



……没想到这些事手越一做就是两年。这两年里他越来越少在别人面前提起增田,越来越喜欢把这份超过十年的感情放在心里。前段时间不小心被饭发现两人手上套着同款钥匙,还困扰了好久呢。

手越回头看着正在看杂志的增田贵久。

“因为你是我的相方啊。”

增田略显惊讶:“难道你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跟我在一起吗?”

手越凑近他,增田的眼睛忽闪忽闪,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。

“我以为我喜欢你十年了这种话对你不用说。”

手越把增田紧紧搂入怀中。









增田内心OS:那天晚上要不是我没有反抗,你早就被我过肩摔成肉饼了( ̄▽ ̄)


*好想多多看见活蹦乱跳的小麻薯
*本来是最近负能量太多的产物
*结果后面越写越high
*おやすみ(^q^)


捕捉计划[1](手增)

手越确定自己爱上了那个红发门把,他的相方。

尴尬的是增田对他并没有什么兴趣,增田不会熬夜看他的足球节目,不会养一只叫skull的汪,尽管那个人喜欢好看的衣服,但他不会和自己一起欣赏高中生制服。

他无比在意,当增田穿着宽大的衣服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,男子美好的身体线条在他的脑海里勾勒了无数次,虽然增田的身体自己不知道看过多少次,但是那些带着些许邪念的想法还是让他血脉喷张。

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增田对其他门把也没什么兴趣,他不会陪利达吃甜食也不会陪西给钓鱼看书,这是他唯一的安慰,啊啊不,增田好像对甜食也有好感,也说过想要西给带他钓鱼……至于看书,西给那家伙的书都拍成电影了他终于可以看了。

啊……最低!自己真是处于劣势呢。

手越懊恼地躺在乐屋的沙发上打滚,一旁增田正专心致志的挑选着控要穿的衣服,红发在灯光下散发着柔软的光,看得手越一阵晃神。

好喜欢,喜欢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。

手越害羞地拿起抱枕遮住了红彤彤的脸。

*
增田突然发现自己的相方经常出现在自己的身边,他逛街换好衣服从试衣间里走出来时,总是看见一个金毛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挑衣服,然而这明明不是他常穿的牌子。

他去饺子宫吃饺子时,那个金毛总是跟在他后面不远处,然后点一份和他点的相同口味的煎饺,还要装做偶遇的样子,惊喜的和他凑同一张桌子。

更为夸张的是,他家附近时常停着金毛的车,车上也没有人,不知道金毛到哪里去闲逛了。

难道自己是被金毛跟踪了?增田边做饭边想,但是他和手越除了刚成为相方时粘腻过一阵子,互相看清性格不合后就再也没有黏在一起,手越最近的行为反常,难道是要做什么节目?增田懊恼的抓了抓头发。那也应该提前告诉自己呀,私生活全部都暴露了。

最好不是准备伏击自己,想了想最近利达过的天天被整的日子,围着小围裙的麻薯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

*
早上一到公司,增田就觉得哪里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。

『massu~(o^^o)』手越冲过来一个熊抱,『我们交换电话号码好不好~』

增田眨了眨眼睛,委婉拒绝的话已经到了嘴边,手越也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。奈何金毛撒娇杀伤力太大,增田只好乖乖的交出了电话号码。

『不许给我打骚扰电话整蛊我啊。』

增田忐忑不安,被手越盯上的下场早已有前车之鉴,他才不想某天在自己的包里发现这人穿过的破内裤。

手越愉快的看着那一串数字,它们也像主人一样圆润可爱。

massu,我们是时候该复婚了。

醉酒

增田醉酒后的样子,手越之前只想像过。那大概是葡萄或者芒果味的增田,在迷糊中冒着甜甜的酒气。

大概很可爱吧。

嗯…一定很可爱。

每次想到增田喝完水后那水润的嘴唇,手越的心中都会一阵发烧,想吻上那柔软的两瓣,想用舌头顶开增田的牙齿去寻找他不轻易露出来的柔软bero,想深深地吻他。

啊,但是这样说不定会被这个怪力洁癖娃娃脸给胖揍。

在节目里听嘉宾说增田去他家喝酒,结果增田喝醉了,追着他要他喝自己喝过的杯子。

听到这个料,手越表面和其它门把一起坏笑着,增田有些不知所措,尴尬的解释着脸上还泛起可疑的红晕。

很,不,高,兴。

手越在心中阴暗的想着,那个有洁癖的增田竟然要让别人喝自己的杯子,那样的你我都未曾见过,那个甜甜的芒果味的增田,那个煮熟的麻薯,万一被别人看上了吃掉该怎么办。

增田虽然平常my pace,但却出人意料的讨各种前辈和后辈的喜欢,每次生放上台之前和别人都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。他总是冷着脸看那只芒果味的麻薯和别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,他曾以为增田这个人性格奇怪难以相处,没想到只是和他不相性,他们明明是相方步调却完全不一致,私下也没有太多交集。增田就像一颗小小的柠檬,他一碰就觉得鼻酸心酸。

其实他对增田的注意很久之前就开始了,在各种节目中增田的表现并不算优秀,有些笨拙也有些不擅长,综艺感也不强时常要靠自己救场。但是那个人总是按自己的pace笨拙地努力着,在自己的身边努力的发着光,于是就莫名的有些在意。在乐屋的时候,那个人总是喜欢划出一片区域,然后把那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,在四个大男人弄得乱七八糟的乐屋里增田的小空间实在是引人注目,他每次都想这个人怎么像小姑娘一样。十周年的控上那个人作势要亲自己,他当时脑子里一片烟花绽放,眼里只有增田性感的嘴唇,他不敢看增田的眼神,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慌张下逃开了。

从那以后他无法不在意增田,甚至衍生出了像对恋人般的喜欢,增田肉嘟嘟的脸颊,增田亮晶晶的眼睛,增田水润润的嘴唇,增田身上总是清爽的味道,都让他着迷。

又一次工作中和增田近距离接触后,他回到家里用手释放了难耐的欲望,想看增田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样子,想深深的吻他,想揉乱他柔软的发,想和他融为一体,他愿意跟上这个mypace的人的步伐,想到这些手越的心滚烫的烧着。

12月尾,冬天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浓烈,平安夜没有陪门把的手越约三人圣诞节再聚。四个人在酒屋里嘻嘻哈哈的打闹着,日本酒和洋酒掺着喝了许多,增田今天也情绪高涨难得的说了很多话,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。

去野外瘦了的麻薯还没圆回来,脸小小的尖尖的,笑起来一点肉也没有。

「啊…不行不能再喝了。」增田笑着推开加藤递过来的酒杯「要是我醉倒了你们谁能把我扛回去。」

「你的酒量哪有这么低,少废话了。」加藤不由分说的把增田的杯子倒满。

「罚tegoshi喝,他昨天缺席!」增田把话锋引向自己。

四个人又吵吵闹闹的喝了好些酒,直到大家都有着微醺趔趄。

「我和shige去一趟洗手间,你们两不许跑啊,今天是tegoshi约的大家,自觉结账。」庆说着和加藤走出了小包间,只留手越和增田并排坐着。

气氛一下子冷却了下来,增田从包里掏出手机来玩,但是也可以明显看出来他醉了,打出来的字删了又改,改了又删,总是打不对想要发送的文字。

手越从他的侧面看着他,瘦瘦的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,眼睛却还是亮晶晶的,让人以为他还很清醒。

「massu……」

「嗯?」增田转过头来,发现手越的脸一下子放大了好多倍。

还没反应过来,嘴唇上就覆上了什么软软烫烫的东西。

「嗯……?」果然酒精是让人反应迟钝的东西。他任手越压在他身上吻他了他好久,嘴唇都有些淡淡的发麻,当手越顶开他的牙齿长驱直入触碰到他的舌头时他才终于反应过来。

慌慌张张的把手越一把推开,「你这是在干嘛?」

「是……十周年控上的回吻……」手越沉浸在增田嘴唇柔软的触感中难以自拔。

「那也过得太久了……」翻了个白眼吐槽到。

「因为massu平常都不让人接近的啊。」

「诶……?」

「所以我都没有机会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你又有洁癖又怪力,硬上的话我估计会死在你手里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只有等你喝醉了说不定才有机会……今天的massu好甜。」

手越又爬过去「chu」了他一下。
「我不在意你当时逃走了。」增田懊恼地擦着嘴唇。

「可是我在意,越来越在意你了。」

「……什么意思?」

手越看着他,正要开口——

「哈哈哈太好了果然还没走。」小庆和西给从门外进来,西给惊喜的说道,「庆你打赌输了快给钱!」

「啊啊你们拿我们打什么赌啊!」增田吐槽到。

「庆说tegomass肯定已经走了,我说还没有,哈哈哈这不是还在嘛!」

「真欠扁,早知道就不该等你们回来。」手越一脸嫌弃的表情。

「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,账已经结了。」庆跟门把们说道。

走出居酒屋,外面竟然积了一层厚厚的雪,增田仰起头,有雪花飘进他的眼里,冻得他紧紧的眯上了眼睛。

好可爱啊。手越想。

没有说完的话是,我喜欢你。

我喜欢你。

在这个发生了意外事故的雪夜,你能否听到我心底的回声。

「tegoshi回去用简讯把今天的事给我解释清楚。」麻薯发话了。

手越勾起一丝笑容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增田看到简讯的惊讶模样了。






『从十周年开始就喜欢你了。』


事后增田回信:『你果然是十周年之前都讨厌我。』
『十周年之后是恋人的喜欢。』
『( 。・-・。`)可以勉为其难的答应你。』
『massu你该不会是喝醉了吧?』
『我清醒得很。』
『爱你(≧∇≦)』







困的时候会变成话痨。

不要做痴汉,出门吃早餐。

神のまにまに。

纪念日(手增)

今天是九周年。

增田在手越身边醒过来,昨晚太过激烈的运动让他的腰都直不起来。

尽管已经在一起这么久,也顺利度过了七年之痒,增田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和手越在一起的事实,其实更难以置信的是这个面容像女孩子一样姣好精致的人,能在床上把他做得……嗯……欲仙欲死,死去活来。

当年手越还是个羞涩的小土豆时对他就表现出了强大的占有欲,首先是甜言蜜语连环撒娇装可怜求关爱的攻击,然后是每天把自己拐回家给自己做饺子收买自己的胃,最后是穿女装强取豪夺把自己拐上床生米煮成熟饭,没到半年增田就被手越成功收服成宠物小精灵。

沉浸在回忆里的增田痴汉一般的笑了起来。

他看着手越精致的脸颊,每一根线条都恰到好处,不笑的时候有些危险的气息,笑的时候线条也变得柔和起来,眼睛弯成一弧新月,每当增田看见他的笑容,内心就像被击中一般。

尽管昨天很累,增田还是想要起床给手越做早餐,他在手越嘴唇上『chu~』了一下,赶紧翻身下床。

啊,腰好酸。

在厨房里忙碌了好久,做好了手越喜欢的食物,他烧好开水,下进去半袋饺子。

『怎么起这么早啊~massu』撒娇音,从身后抱住自己,『昨晚我都累得不行呢,massu为什么还这么有精神?』舌头舔舔自己的脖子,『还想多chu几个草莓呢,可是massu身上密密麻麻的已经没有地方下嘴了~』

真是的,一大早就色气满满。

增田红着脸回答:『我也有很累啊,腰都直不起来,但是再不起来都快中午了。』转头严肃的问手越:『难道如此值得纪念的九周年你要在床上度过一整天吗?』

『这个提议不错!』手越眼睛一亮,『massu我们回房间吧。』

『不要啦今天要做有意义的事,要出去逛街要看电影要出门散步兜风啊你别抱我((((;゚Д゚)))))))不要再做了腰都断了。』哪有人昨晚做了白天还继续啊!

『lovelove也是有意义的事啦,谁让你平常都不给我碰,今天要连本带利还给我!』

……

等再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,为饺子烧开水的炉子已经自动跳闸,饺子糊在锅底,手越的早餐也已经凉了。

『我定好了座位咱们去外面吃吧。』伸出手指戳戳泫然欲泣的增田。

『哼……』

『massu~』把增田搂入怀中,『我这是在用最原始的办法向你表达我对你的爱啊,一点杂质也没有。』

增田脸红地趴在手越的胸前。

『九…九周年快乐(#^.^#)』

『嗯,和massu在一起的每一天,我真的都好快乐啊(^з^)-☆。』






テゴマス的九周年,大概就是这样度过的吧。XDDDD

wind liner (手增)

*纪念今天(昨天?)我跌宕起伏的心情



*名字是码字时听的背景音乐




*庆祝九周年!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喜欢祐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



像是在他的光芒下潜行。



增田也是有光的,像寒夜里的星星,温热的亮着。但祐也是太阳,轻易就将他的光芒盖过了。



增田时常庆幸自己进入了事务所,正因为如此他才认识了手越,能在他的身边唱歌,而不是在遥远的地方看着他发光。



两个不搭调的人莫名其妙的就成了tegomass的搭档,从青葱少年一起走到了而立之年。两个人也曾有过暧昧的情愫,在con上抱起手越的时候,手越压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快到吻到那双薄唇的时候……那些时刻都让增田的心按照不正常的频率怦怦跳动,后来渐行渐远互动变得越来越少,增田刷评论看见有粉丝玩笑似的说TM离婚了,他心中突然一抽一抽的疼。



他一向是嘴拙的男人,上综艺也不知道该如何逗乐,喜欢安静的待在门把们旁边认可的点头。



他也足够后知后觉,当手越跟小庆越来越熟络,他看着那两人时常像过去他们那样亲密地靠在在一起说话,突然觉得自己就快要哭出来。



他想要抱着手越大哭一场,但是TM离婚了他只能去抱西给。



“好啦,你们可是tegomass,你们都快九周年了,他们是邪教。”西给这样安慰他。



“唔……”哭得鼻子红红的massu破涕为笑。



莫名其妙搞丢了喜欢的人的感觉真是糟糕,massu心酸的吸了吸鼻子。



“喜欢就要勇敢去追寻啊。”西给还这样说,“爱情不会等待呢。”



啊啊啊好苦恼要怎样向手越表达自己的感情呢?



『tegoshi我喜欢你好久好久了,请和我在一起吧。』



增田将这几个字一笔一画地写进日记本里,撕下来贴在床头。



等九周年的时候告诉他吧,嗯,告诉他我爱他。



*另一边



手越正叼着吸管跟小庆聊天:



“故意疏远他这么久都没发现我对他的重要性吗,小庆你的建议到底有没有用啦!>_<”金发男子生气地捏扁了手中的牛奶盒,“不管了,九周年的时候一定要拿下这个笨蛋,我已经等不及了。”






这个连爱情都害怕追寻的胆小鬼。

等他自投罗网等得好辛苦。——手越内心os

特果西popopo小精灵XD

麻薯小精灵XD